以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命名的剧院首次访沪

作为上海大剧院2019/2020演出季的开幕演出,由柴可夫斯基根据普希金同名长篇诗体小说改编的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11日起在沪上演出三场。

这是拥有近百年历史的俄罗斯国立莫斯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与聂米罗维奇-丹钦科音乐剧院首次造访上海。剧院携旗下歌剧团、交响乐团、合唱团等近200名演职人员,以豪华阵容为沪上剧迷带来原汁原味的俄罗斯歌剧。

“不同于莫斯科大剧院、马林斯基大剧院等大剧院,我们创作的歌剧布景和道具没有那么豪华,更注重剧中人物的关系以及内心呈现,这种传统延续到了今天。”斯坦尼剧院歌剧艺术总监亚历山大·泰特尔介绍说。

此次来沪演出的《叶甫盖尼·奥涅金》由泰特尔担任导演,是斯坦尼剧院2007年的新制作版本。该版歌剧颇具象征性和符号化色彩,以音乐挖掘剧本中意犹未尽的潜台词,并通过诸多静默和留白时刻,将听众注意力聚焦在主人公内心的思虑上。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开创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演剧体系。1918年,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等人帮助莫斯科大剧院成立歌剧工作室,首部作品正是1922年上演的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1941年,莫斯科大剧院歌剧工作室和丹钦科建立的莫斯科艺术剧院音乐工作室合二为一,成为今天的斯坦尼剧院。时至今日,《叶甫盖尼·奥涅金》已成为该剧院的保留剧目。

舞台上最引人关注的就是八根半面黑色、半面白色且等距离排列的圆柱。据介绍,圣彼得堡和莫斯科都可以看到类似的圆柱。台上的这八根圆柱底部藏有机械装置,通过旋转和倾斜呈现不同面貌。“黑色这一面的柱子让人想起冬天的森林,在旋转时缔造出强烈的悲剧感,同时也可以呈现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在不同季节的不同景致。”泰特尔说。

此外,剧中多次出现四座由演员饰演的白色“雕塑”,分别象征剧中四个主要人物奥涅金、塔季扬娜、连斯基和奥尔嘉。他们在舞台上时而纹丝不动,时而冲向剧中人并立刻定格……这四座“雕塑”仿佛达到了布莱希特的“间离效果”,默默注视着舞台上发生的故事——也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戏剧理论中的“心理真实”。

一个横贯舞台且可升降的吊桥同样引人注目。当它向上升起并停在舞台半中央时,就会变成女主角塔季扬娜的卧室。吊桥的上升过程,象征着她的梦想和爱暂时不会陨落。

此外还有很多符号化的舞美设计:斑驳的落叶象征尚未开始就已枯萎的爱情,冰冷的雪花则为决斗做好了铺垫。而载着男女主角的黑色马车、拉着一位小男孩的小狗等等都具有不同的象征含义,与普希金的原文相呼应。